<thead id="fxrn9"><ruby id="fxrn9"></ruby></thead>
<var id="fxrn9"></var><cite id="fxrn9"><ruby id="fxrn9"></ruby></cite>
<cite id="fxrn9"><dl id="fxrn9"></dl></cite>
<ins id="fxrn9"></ins>
<menuitem id="fxrn9"></menuitem>
<ins id="fxrn9"></ins>
<thead id="fxrn9"></thead>
<cite id="fxrn9"></cite><cite id="fxrn9"></cite>
南京大學戲劇影視研究所,戲劇影視藝術系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學術信息
  • 董健口述 高子文整理 

    獻給校慶的精神美餐 ——看話劇《蔣公的面子》有感 2012年6月20日

           獻給校慶的精神美餐 ——看話劇《蔣公的面子》有感              史中有戲,戲中有史           我很高興能夠在南京大學110年校慶期間看到《蔣公的面子》這出話劇,這是獻給校慶的精神美餐。中國的大學大都是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建立的,到今天差不多已有了100多年的歷史。從1998年北大校慶起,全國各地都開始興師動眾,紀念校慶。但是不夸張地說,校慶發展到今天已經形成了一種模式,這一模式的核心就是濃厚的官味和商味。官味指的就是官本位,通過接待有權勢的人來 ...

  •  

    獲獎一覽

    待更新

  •  

    科研項目一覽

    待更新

  • 呂效平 

    上海劇壇的一個“異類” ——論話劇《繁花》 發表于《戲劇與影視評論》2018年第5期

            過去一年多來,中國話劇舞臺上出現了兩部引起全行業關注的“異類”作品:去年6月24日,由北京驅動文化傳媒出品,波蘭導演陸帕執導的《酗酒者莫非》首演,今年1月26日,由上海五盟文化傳播和上海文廣演藝集團聯合出品,“90后”編劇溫方伊執筆,“80后”導演馬俊豐執導的《繁花》首演。這兩部戲都改編自文學作品,前者來自史鐵生的幾篇小說、散文和劇本,后者來自金宇澄的同名長篇小說;它們的出品方一個是完全的民營公司,一個是民營公司多年籌辦,國資公司后期跟進?!懊駹I”和“改編”,是這兩部“異類”作品制作層面上共同的要點。為什么說它們是“異類”呢,就是占中國戲劇生產90%以上資源的國資院團肯定不會去 ...

  • 呂效平 

    從《曹操與楊修》到《廉吏于成龍》 ——兼論中國當代戲劇的“類古典主義”特質 發表于《戲劇與影視評論》2018年第6期

            30年前,1988年,是中國戲劇人驚喜連連的年份,也是中國現代戲劇最輝煌的年份:是年1月,中央戲劇學院86屆表演干部專修班上演《桑樹坪紀事》;6月12日,北京人藝《天下第一樓》首演;11月,上海京劇院三團上演《曹操與楊修》。30年后,回視當年,應該不僅僅是為了紀念。一        10年前,上海京劇院為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舉行“尚長榮‘三部曲’觀摩研討活動”的時候,我注意到:“參與活動的學者、藝術家對尚長榮‘三部曲’的關系持有三種不同的觀點。多數人認為,《曹操與楊修》雖然在藝術價值上高于《貞觀盛事》和《廉吏于成龍》,但是,在尚長榮 ...

  • 呂效平 

    從《桑樹坪紀事》到《黃土謠》 ——兼論中國當代戲劇的“現代化”與“中國化” 發表于《戲劇與影視評論》2018年第1期

            30年前,1988年,是中國戲劇人驚喜連連的年份,也是中國現代戲劇最輝煌的年份:是年1月,中央戲劇學院86屆表演干部專修班上演《桑樹坪紀事》;6月12日,北京人藝《天下第一樓》首演;11月,上海京劇院三團上演《曹操與楊修》。30年后,回視當年,應該不僅僅是為了紀念。一        《桑樹坪紀事》是對上世紀80年代以來戲劇業界持續數年的“探索戲劇”的總結,也是對上世紀80年代以來戲劇學界持續數年的“戲劇觀”討論的回應。這兩點,對于當年身為中央戲劇學院院長的該劇第一主創徐曉鐘教授來說,是高度自覺到的。他把自己的這一次創作看作一次“實驗” ...

  • 呂效平 

    從《天下第一樓》到《立秋》 ──兼論作為戲劇審美境界的“怨”“恨”“頌” 發表于《《戲劇與影視評論》2018年第3期

            30年前,1988年,是中國戲劇人驚喜連連的年份,也是中國現代戲劇最輝煌的年份:是年1月,中央戲劇學院86屆表演干部專修班上演《桑樹坪紀事》;6月,北京人藝上演《天下第一樓》;11月,上海京劇院三團上演《曹操與楊修》。30年后,回視當年,應該不僅僅是為了紀念。一        《天下第一樓》首演于1988年6月12日,與《桑樹坪紀事》的首演僅隔半年。有趣的是:時任中央戲劇學院院長的徐曉鐘教授和他的團隊充分意識到數年來探索戲劇的活躍和“戲劇觀”大討論的喧嘩,意識到亞里士多德-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戲劇體”戲劇正在遭遇的懷疑和顛覆,《桑樹坪紀事》的創作,就是為 ...

  • 呂效平 

    一種未被自覺到的“現代性”描述──評傅謹《20世紀中國戲劇史(上)》 發表于《戲劇與影視評論》2017年第5期

    一種未被自覺到的“現代性”描述──評傅謹《20世紀中國戲劇史(上)》 一        傅謹教授說,他寫作《20世紀中國戲劇史》的沖動來自對于陳白塵先生和董健教授主編的《中國現代戲劇史稿》(以下或稱《史稿》)的不滿和他與董健教授為此展開的討論。傅謹對《史稿》的不滿,主要有兩條:一是他認為,20世紀上半葉,中國上演的戲劇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戲曲,而話劇占不到百分之十,《史稿》卻只談話劇不談戲曲,怎么稱得上“現代戲劇史”呢?二是他認為,《史稿》所談基本上限于劇本,而不是劇場呈現的戲劇作品,因此實際上是戲劇文學史而不是戲劇史。         ...

  • 呂效平 

    論戲劇的“詩”性——答陳云發先生 【發表于《揚子江評論》2010年第3期】

    論戲劇的“詩”性——答陳云發先生        我去年在《戲劇藝術》雜志發表論文,“以京劇《廉吏于成龍》的平庸為例”,[i]分析中國大陸的戲劇創作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以正劇取代悲劇和喜劇的普遍現象,指出這類正劇“恰巧”非常符合黑格爾對這個“劇種”的批評,即:失去“詩”的品格而降低為“散文”,只好依靠“煽情”、道德說教和演員的表演技巧提供劇場所需要的審美資源。我認為,當下這種戲劇創作的平庸狀態是由政府實際上成為創作的主體,而藝術家被降格為出租手藝的工匠,戲劇作品不再是個人詠嘆的“詩”,而被當作宣傳和教化的工具造成的。        我的 ...

  • 解玉峰 

    元劇“楔子”推考 【發表于《戲劇藝術》2006年第4期】

    元劇“楔子”推考摘要: 楔子,顧名思義,是使主體結構愈加緊湊或嚴密的填充物。元劇楔子也應產生于元劇主體結構已完成之后。元劇之主體為情境各異的四套北曲,楔子則是套曲外的支曲,不含賓白。早期作家或出于敘事考慮偶然為之,后世漸多效仿,使用頻率漸高,楔子遂幾成元劇結構成分之一。與四套曲相呼應,元劇楔子亦由“正旦”或“正末”演唱,也獨立地表現一種情境,故可視為元劇四種情境外的“第五情境”。元劇楔子反映了元劇以曲體結構為核心的根本特征。關鍵詞:元雜劇  楔子  套曲  四折研究元劇體制者,大都會注意到元劇楔子,四折一楔子乃是人們關于元劇體制的一般認識。孫楷第、鄭振鐸、徐扶明諸前輩于元劇楔子先有論列 ...

  • 解玉峰 

    百年中國戲劇學芻議 【發表于《文藝理論研究》2006年第3期】

    百年中國戲劇學芻議摘要:20世紀中國戲劇研究成績卓著,人所共睹,但若以一門完整學科的標準來衡量,百年中國戲劇學存在的問題亦復不少。直至今日,中國戲劇學作為一門學科的學科邊界尚未完全明確,因而關于中國戲劇起源、本質特征等根本性問題的探討便始終無法達成共識;歷史性研究在各類研究中成就最為突出,但戲劇史料史實的挖掘、搜集,還遠未達到網羅殆盡這一步,史料史實的排比和利用方面更存在一些嚴重的問題;中國戲劇學建立之關鍵在理論研究,站在民族戲劇自身的立場上,建立一套合于其自身實際的理論體系,這是當代中國戲劇學人最為迫切、也最為重要的研究課題。關鍵詞:中國戲劇   學術史   戲劇史   ...

  • 解玉峰 

    近代以來京劇研究中的幾個問題 【發表于《戲曲藝術》2005年第1期】

    近代以來京劇研究中的幾個問題 摘要:嚴格意義上的京劇研究始自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后期。近七十年來,京劇研究取得了許多重要實績,但也存在一些很嚴重的問題?!傲髋伤囆g”論、“演員中心”論、“聲腔劇種”這三種理論框架,既對京劇藝術本身有很多不利的影響,也對京劇研究有很大的制約。只有努力打破這三種理論框架的約束,京劇研究才能真正走向深入。關鍵詞:京劇  流派藝術  演員中心 劇種  聲腔   學術史           與昆曲相比,京劇為學人矚目要相對滯后很多,其研究風氣的形成是遲至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后期才發生的。1927年6月,歐陽予倩先生(1889- ...

返回頂部 50秒速赛车提前开奖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