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xrn9"><ruby id="fxrn9"></ruby></thead>
<var id="fxrn9"></var><cite id="fxrn9"><ruby id="fxrn9"></ruby></cite>
<cite id="fxrn9"><dl id="fxrn9"></dl></cite>
<ins id="fxrn9"></ins>
<menuitem id="fxrn9"></menuitem>
<ins id="fxrn9"></ins>
<thead id="fxrn9"></thead>
<cite id="fxrn9"></cite><cite id="fxrn9"></cite>
南京大學戲劇影視研究所,戲劇影視藝術系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當我們看戲劇的時候都在看什么?”—孟京輝、呂效平戲劇對談
  • 孟京輝 呂效平 高子文

     

    6月27日晚,作為“2019·南京戲劇節”年中重磅活動,“當我們在看戲劇的時候都在看什么?”——孟京輝、呂效平戲劇對談,在南京大學仙林校區張心瑜劇場舉行。

     

    本次活動由30余家高校劇社和社會劇團聯合發起。從南京各地甚至從長沙遠道而來的近500名觀眾擠滿了只有340個座位的張心瑜劇場,只為一睹兩位極具個性的戲劇大咖思想碰撞。

     

    對談之前是一場簡短的聘任儀式,由南京大學文學院董曉副院長宣讀聘任決定,正式聘任孟京輝導演為南京大學文學院兼職教授。

     

     

                                        從左至右:呂效平、孟京輝、高子文

     

    本次對談由戲劇影視系主任高子文老師主持。以下為對談內容摘選:

     

    如何看待票房與商業戲劇

     

    呂效平:目前在中國,我只信票房。

    孟京輝:我假裝沒看見票房,他不決定我,而是我決定他。

     

    如何看待與觀眾之間的關系

     

    孟京輝:觀眾必須跟著我走,而不是我跟著觀眾走。

    呂效平:我跟你不一樣,我害怕觀眾。

     

    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作品或導演

     

    孟京輝:兩個,一個是意大利的費里尼,一個是美國的卓別林。只要說到費里尼,如果你要跟我說他的哪部作品不好,我會跟你急的,真的。他對我影響太大了,他的那種想象力和他的那種創作狀態我特別喜歡。卓別林,他的作品都讓你覺著活著那么美,覺著生活有意義,覺著生活、友誼、愛情、罪惡,所有這些東西都可以進入美學狀態。

     

    呂效平:如果我用完全個人的不用更廣大的標準的話,我覺得《思凡》太好了,打開中國戲劇眼界,打開了我的眼界。南京市話劇團的郝剛導演讓我知道了什么是戲劇,戲劇就是把一個絕無可能的事情當眾實現

     

    孟京輝導演的世界觀

     

    孟京輝:我曾經問過一個朋友,說現在怎么有好多事情我不理解了,這個好多事情怎么越來越down,怎么回事?然后他給我回答說:‘人類就是沒有希望的?!@么一說,我倒覺得是人類可勁地造自己這塊地方。如果要是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講,一個甲殼蟲,他有他自己的生存的環境,但是他這個環境氛圍他不知道自己該怎么樣。那么反觀一下人類也一樣,也不知道人類為什么要干這個,干那個事情有什么價值?到底大自然有什么價值?到底靈魂存在不存在,到底精神狀態是你自己的想象,還是物理學的一種表達?到底是什么?這個問題就牽扯到哲學問題了。我很享受我們在這個的潮起潮涌中的思想變化,而且我也密切的觀察自我的變化,然后自我成長,自己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堅強,更加有信心往前走。

     

    呂效平:中世紀和現代戲劇的一個差別是中世紀是說這個世界早已被透徹的知道,只有那些精英才能夠解釋這個世界。所以戲劇是由那些透徹的了解了世界的精英們做出來教導民眾的產物。而孟京輝作為一個藝術家的世界觀是:這個世界我不懂,所以他只表達他的困惑,比如《戀愛的犀?!?,我們看到那樣的戲,我們能夠對愛情產生信心嘛?不能夠,但是它會使我們對愛情更迷戀。他只表達他對這個世界的困惑,對人類前途的困惑,所以他做得好。

     

     

     

    如何看待《茶館》

     

    呂效平:如果沒有孟京輝以及孟京輝以后的一系列的人挑戰《茶館》,《茶館》的經典性將會終結。但是孟京輝的《茶館》,只要有他不斷地做下去,《茶館》就會永久地成為一個經典,因為它和當代人對話了?!恫桊^》本來是線性敘事的,線性敘事表示對歷史有把握,堅信歷史的進步的世界觀。孟導把線性給砸爛,他搞一環形,你們會看見巨大的一個環形的,不但視覺上是環形的,它整個時間是環形的,不知道人類的走向,不知道我們的結局,這樣就真正地做了一個人的悲劇。原來的《茶館》被認為是“中國十大正劇”,雖然王利發自殺了,但是人類堅定地找到了自己的進步的幸福的方向。悲劇已經過去,不會再有悲劇了。而孟京輝的《茶館》,不再討論一個社會學的問題,而是一個哲學的問題,就是他剛剛講的,我們在這個環形時間里是沒有意義的。在這樣一個環形的一天天的重復的偶然的世界里面,我們才會真正的發現自己的悲劇。他用更現代的世界觀,更哲學的世界觀,賦予《茶館》無限的生命力,這是我的想法。

     

     

    孟京輝、呂效平現場互相提問

     

    呂效平:你最喜歡你的哪部戲?最不喜歡你的哪部戲?

     

    孟京輝:我有一個答案,這個答案既幽默又不失體統,就是——我最好的一部就是我的下一部?;蛘哌€有一個答案,都是我的孩子,都很好。

     

    呂效平:假如諾貝爾文學要授予你獎項,只能授予一部,你覺得是哪一部?

     

    孟京輝:那我都替他的授獎詞都寫好了。孟京輝用他的充滿想象力的勇敢和對中國當代戲劇語言的敏感,勾畫了一幅中國現代普通人生活的一個場景,尤其是他在《我愛XXX》這部作品里體現出來的一種光芒四射的悲憫和對未來的希望......

     

    孟京輝:在大學里教書有意思嗎?

     

    呂效平:孟導之前跟我表達過對于中國戲劇的絕望,對于年輕人的絕望!是為什么?是他沒有看見南京大學的戲,沒有看到南京大學的學生。中國戲劇或許還是有希望的,所以我當然覺得在學校教書也有意思了。

     

    對年輕戲劇人的建議

     

    呂效平:不要相信當代中國正統戲劇理論,告訴你的戲劇是什么東西。相信我一句話,跨過道德的邊緣,在道德無能為力的時候發力,戲劇在跨出道德的邊緣之后才是有效的。我解釋一下,所有中國的正統戲劇告訴你們,做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塑造道德榜樣,這樣做不出來戲。

     

    孟京輝:我有兩句話,一句是你得做好你的選擇,是做藝術工作者,還是做娛樂;第二句是千萬不要聽信你們老師的胡說八道(笑)。物質的東西太不重要了,你現在越追求物質,你以后就越傻*??磻蚍秩齻€層面,第一個層面是看故事,看電視劇一般就是這個層面;第二個層面是看情感,得到情感上的共鳴和感動;第三個層面是看審美,看舞臺質感、看結構方式、看他是表現性的還是隱喻性的,是象征性的還是平鋪直敘的,還是碎片的,當你欣賞這些的時候,你就發現你可以踹開各種各樣的門,進入它帶給你的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我們我們這個時代需要戲劇,需要戲劇留存我們的記憶、需要戲劇打開我們的勇氣,需要戲劇,讓我們跟這個世界建立一種友誼和一種和解。

     

     

     

                                                            對談結束后的合影

     

返回頂部 50秒速赛车提前开奖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