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xrn9"><ruby id="fxrn9"></ruby></thead>
<var id="fxrn9"></var><cite id="fxrn9"><ruby id="fxrn9"></ruby></cite>
<cite id="fxrn9"><dl id="fxrn9"></dl></cite>
<ins id="fxrn9"></ins>
<menuitem id="fxrn9"></menuitem>
<ins id="fxrn9"></ins>
<thead id="fxrn9"></thead>
<cite id="fxrn9"></cite><cite id="fxrn9"></cite>
南京大學戲劇影視研究所,戲劇影視藝術系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2018年第5期(總第26期)
  • 目錄



    前沿劇評

    上海劇壇的一個“異類”──論話劇《繁花》 / 呂效平 / 006

    花落花開,皆有聲響 / 王韞佳 / 019

    荒謬與真實,習得與忘卻──評《輕松五章》 / 張敞 / 027

    以“惡”來演示惡——《輕松五章》的“毒性” / 孫曉星 / 033

    當小演員使用催淚棒──看《輕松五章》 / 溫方伊 / 038


    別處看戲

    關于烏帕塔舞蹈劇場《新作品二》的三點感受 / 程月旻 / 043

    《康乃馨》:程式復制,抑或精神傳承?──烏帕塔舞蹈劇場臺中演出觀感 / 車曉宇 / 053


    晨子看戲

    方言演話劇 / 郭晨子 / 061


    片場調研

    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上海國際電影節? / 柳青 / 068


    影視評論

    祖師在上,弟子凡心──《一人之下》中的傳統文化與多元宇宙 / 陳思霖 / 077

    《邪不壓正》:一次對歷史笑里藏刀的隱語式表述 / 開寅 / 087

    《我不是藥神》中的性快感、赤裸生命與生命政治 / 陳劍青 / 094


    劇本推介

    娜拉:十五年后的歸來──盧卡斯·納斯《玩偶之家·下集》 / 胡開奇 / 100

    玩偶之家·下集(A Doll’s House, Part 2 ) / [美] 盧卡斯·納斯 著,胡開奇 譯 / 104


    封面、封二 《繁花》劇照,尹雪峰攝影

    封三 征稿啟事


            本期“前沿劇評”聚焦兩部在近期引起國內戲劇界廣泛關注和討論的作品。一部是原創作品、根據金宇澄同名小說改編的舞臺劇《繁花》,呂效平教授稱之為“上海劇壇的一個‘異類’”,他認為《繁花》的特殊氣質,主要來自于編劇溫方伊、導演馬俊豐等年輕主創對原著小說的充分尊重,因此擺脫了中國當代主流戲劇實用主義、工具主義的戲劇觀,跨越了功利與倫理的邊界,自由地展示了金宇澄對筆下人物無是非而有大悲憫的立場。語言學家王韞佳教授則從方言入手,剖析了《繁花》在改編小說結構和人物形象方面的得失,也表達了對《繁花》第二季的期待。另一部是引進作品、由“柏林戲劇節在中國”帶來的瑞士導演米羅·勞的《輕松五章》,這部作品用兒童演員演繹被稱為比利時頭號惡魔的馬克·迪特魯的故事,這一做法在歐洲和中國都引發爭議,本刊邀請到劇評人張敞、導演孫曉星、編劇溫方伊分享他們的不同見解。


            本期“晨子看戲”關注“方言演話劇”現象,曾經被視為不登大雅之堂的方言,近來頻繁出現在話劇舞臺上,郭晨子討論了在《白鹿原》《繁花》《一句頂一萬句》等劇中,方言如何成為一種審美資源。


            本期“別處看戲”有兩篇關于烏帕塔舞蹈劇場的評論,在靈魂人物皮娜·鮑什故去之后,烏帕塔將變成皮娜·鮑什的紀念碑,還是將煥發新的生命力,這是許多舞蹈劇場愛好者關心的問題,在車曉宇對復排《康乃馨》和程月旻對新排《新作品二》的評論中,我們也許可以找到答案。


            影視方面,柳青探討了上海國際電影節在選片和策展思路上的困境,她提出一個尖銳的問題:一個類同趕集的電影大賣場,和一個能彰顯明確態度的國際A類電影節,這兩個訴求如何實現對接?陳思霖評論了國產動漫《一人之下》中不純的美學,這部作品能否作為“國漫崛起”的標志,我們期待第三季的表現。開寅分析了姜文新片《邪不壓正》中對歷史和政治的隱語式表達,該片在觀眾中間引發的兩極化評論也正源于此。陳劍青從性快感、赤裸生命與生命政治的角度,對《我不是藥神》做出了頗有新意的解讀。


            本期“劇本推介”是美國劇作家盧卡斯·納斯的《玩偶之家·下集》,由戲劇翻譯家胡開奇先生翻譯并撰寫導讀。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曾經被視為女性解放運動的號角,魯迅先生則認為,娜拉走后的命運不是墮落,就是回來。納斯所寫的續集發生在15年后,娜拉成了暢銷書作者,經濟獨立,行動自由,卻仍然與她拋諸身后的世界捆綁在一起。我們曾經以為,作為“社會問題劇”的《玩偶之家》早已過時,然而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要在全球范圍實現男女平等,還需再過100年。在這個背景下,《玩偶之家·下集》更顯得意味深長,甚至我們需要思考,為什么從易卜生到納斯,娜拉們的故事都是由男性書寫?


    陳 恬

     

返回頂部 50秒速赛车提前开奖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