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xrn9"><ruby id="fxrn9"></ruby></thead>
<var id="fxrn9"></var><cite id="fxrn9"><ruby id="fxrn9"></ruby></cite>
<cite id="fxrn9"><dl id="fxrn9"></dl></cite>
<ins id="fxrn9"></ins>
<menuitem id="fxrn9"></menuitem>
<ins id="fxrn9"></ins>
<thead id="fxrn9"></thead>
<cite id="fxrn9"></cite><cite id="fxrn9"></cite>
南京大學戲劇影視研究所,戲劇影視藝術系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南京大學文學院影視中心
2017年第4期(總第19期)
  • 目   錄


    ◎ 前沿劇評


    無法復制的演出──觀當代越劇《十二角色》/ 溫方伊 文,劉倩 攝影/006

    疼 痛──看戲的感同身受與冷眼旁觀/ 楊小雪 / 010

    舞臺“能指”的游戲玩家

    ──赫伯特·弗里奇的《他她它》及其意義自足的劇場藝術/ 賈力藶 / 014

    譯者的在場──羅密歐·卡斯特魯奇的《俄狄浦斯》   / 李茜 / 018

    無可挽回的自我分裂與解體──關于美國戲劇《恥》的悲劇性/ 朱玥 / 023

    請說出我們的名字──評哥倫比亞戲劇《野兔的嘴唇》/ 娜彧 / 026

    《呼吸》:中外合作模式下的得失/ 萬冊  文,尹雪峰攝影/ 028


    ◎ 別處看戲


    太富足,太貧瘠──評西蒙·斯通《三姐妹》/ 織工 文,Theater Basel  提供劇照,Sandra Then  攝影 / 032

    反烏托邦的商業可能──評音樂劇《魔法壞女巫》/ 熊之鶯 / 038


    ◎ 晨子看戲


    昆曲《傷逝》   / 郭晨子 / 041


    ◎ 影視評論


    理想主義也需要真實可信

    ──漫談《人民的名義》作為主旋律作品的失誤   / 陳軍 / 044

    人生和收視率,“都是以余味定輸贏”

    ──談《深夜食堂》之豆瓣2.3分/ 范喬喬 / 051

    “搏出我天地”──《摔跤吧!爸爸》及其女性成長故事/ 陳欣瑤 / 055

    今天我們如何面對“工人階級”

    ──《鋼的琴》與當代工人書寫/ 羅雅琳 /060


    ◎ 劇場/片場調研


    德國呂貝克劇院實習手記──《伊凡諾夫》劇組跟組記

    錄/ 王雨寬  文,Theatre Lübeck  提供劇照  / 066


    ◎ 劇本推介


    回到原點,再出發──為什么譯介《黑牛奶》   / 高子文 / 072

    黑牛奶 / [俄]瓦西里·西加列夫 著,高子文 譯,桂曉 校 / 075 


    ◎ 封面、封二 

      

    《三姐妹》劇照,Theater Basel  提供,Sandra Then  攝影


    ◎ 封三  


    卷首語


            在當代戲曲界,田蔓莎、茅威濤和吳興國都屬于前沿藝術家。在他們這里,創造新形式先于維護舊傳統;傳統的意義首先是創作的資源,它肯定不是唯一的資源,雖然是重要的或者最重要的資源。5月,田蔓莎以她一貫的創新觀念執導了上海戲劇學院2013級(首屆)越劇本科班的畢業大戲《十二角色》。好萊塢電影《十二怒漢》已然是當代世界電影和戲劇改編的熱門,田蔓莎的這次改編令人充滿了好奇、興奮與期待。溫方伊認為,《十二角色》“戲中戲”的設置不僅巧妙地解決了美國陪審團制度的落地問題,還一舉將學生的稚嫩轉化成舞臺上的審美優勢,最終呈現為一臺“沉靜從容”,充滿“整體感”和“儀式感”的當代戲曲作品。

            本期“晨子看戲”談了另一則古老戲曲對于現代作品的改編。晨子認為:實驗昆曲以戲迷熟悉的科范把魯迅眼里的“虛空”化成了“貧賤夫妻”“負心漢”的老套故事。

            6月,來自德國的兩臺風格鮮明的作品《他她它》與《俄狄浦斯》在戲劇界引起了一些反響和爭議。賈力藶和李茜,一個從語言學“能指”的角度,一個從劇名的翻譯出發,為我們解讀了這兩臺作品。本期前沿劇評還有楊小雪對瑞士藝術家揚·馬魯斯西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的演出《藍色混響》的評論。另外,朱玥評美國戲劇《恥》,娜彧評哥倫比亞戲劇《野兔的嘴唇》,及萬冊評中國與瑞士合作的《呼吸》是三則短評。

            去年,織工關于2016年柏林戲劇節的評論文章廣受好評。今年,織工再次前往德國,觀摩了2017年柏林戲劇節的系列演出。本期先行刊發他對開幕演出澳大利亞年輕導演斯通版《三姐妹》的熱評,下期將會有他對本年度柏林戲劇節整體觀察的文章。此外,“別處看戲”還有熊之鶯對商業壓倒藝術的百老匯經典音樂劇《魔法壞女巫》的評論。

            影視方面,4月,《人民的名義》創下了近幾年電視劇收視率的紀錄,一度成為上半年風頭最盛的文化議題。陳軍的文章認為,《人民》中理想主義者侯亮平的不受歡迎是個嚴肅的問題,主旋律作品理當塑造真實可信的理想主義者。羅雅琳是著名電影學者戴錦華教授的弟子,她評論《鋼的琴》所持的資源和立場是中國電影評論界所熟悉的。李英葦的文章關注的是大島渚的經典作品《感官王國》,范喬喬和陳欣瑤的評論則關注時下熱門的電視劇《深夜食堂》和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

            王雨寬在德國攻讀研究生學位,她對劇場充滿了熱情,給我們帶來了她在德國呂貝克劇院實習期間的觀察手記。

            在當代中國(尤其是新時期以來),現實主義似乎成了過時陳舊的戲劇流派。高子文卻認為,耐心細膩的現實主義戲劇不僅可以,而且有“必要”登上中國當代舞臺。為此,他向我們譯介俄羅斯當代劇作家瓦西里·西加列夫的作品《黑牛奶》。

     

    陳  軍

     

返回頂部 50秒速赛车提前开奖软件下载